点击关闭

高峰体制-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又迎来一次高峰

  • 时间:

【整形护士尸检结果】

第四次高峰可能出現在2019到2020年。受外部環境變化的影響,出口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逐漸減小。

第三次高峰出現在1999到2000年,平均消費貢獻率為84.0%,1998年東南亞金融危機,出口貢獻率下滑為負。

當前,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從高速發展轉為高質量發展,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同時,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雖然我國出口形勢比較嚴峻,但不會像2009年那樣採取投資強刺激,否則這幾年的轉方式、調結構的成果有可能被抵消,留下難以消化的後遺症。當前應該追求高質量的經濟增長,而不是讓經濟增長速度回歸到歷史上的增速。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在新階段、新起點開創穩中求進的新局面。由此,與2009到2010年時隔10年後的2019到2020年,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將又迎來一次高峰。

1983年1月12日,鄧小平同志與國家計委、國家經委和農業部門負責同志談話時指出,農村、城市都要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裕起來。1984年黨的十二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首次將我國的經濟體制由“計劃經濟為主、市場調節為輔”轉變為“有計劃的商品經濟”,強調“要建立合理的價格體系”,提出了“增強企業活力,特別增強全民所有制的大、中型企業的活力,是以城市為重點的整個經濟體制改革的中心環節”,指出“要積極發展多種經濟形式和多種經營方式”。這是打開商品經濟大門的重要歷史標誌,計劃經濟時代的生產經營方式逐步被替代,生產經營者積極性高漲,市場供給能力提升。全國上上下下多年積累的、強烈的發展和投資衝動逐步被釋放,同時被釋放的還有長期被壓抑的消費需求。1984和1985年消費貢獻率分別高達69.4%和71.1%,投資的貢獻率也達到41.2%和79.9%。我國經濟體制開始探索市場化轉型,當時政府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尚不能快速適應經濟發展需要,出現了經濟過熱和通貨膨脹,1985年CPI上漲9.3%,社零額增速高達27.5%。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先後出現過三次消費貢獻率的高峰,且消費對GDP增長的平均貢獻率超過70%。

1998年東南亞金融危機爆發,造成亞洲許多國家的經濟衰退,並危及到拉美、歐洲和北美的一些國家,全球金融動蕩、股市暴跌,中國對這些國家的出口下降。1999年和2000年出口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分別為負9.8%和負0.5%。為了彌補出口需求不足對經濟增長造成的影響,1998年我國政府使用了一系列政策刺激經濟增長。比如,在貨幣上,實施擴張性貨幣政策,三次降息、下調存款準備金、取消貸款限額控制等。在財政上,擴大政府支出,通過銀行對國企增加貸款,用於支付職工工資,穩定了居民的收入,刺激了消費需求。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在1999年和2000年分別高達89.0%和78.9%。

(作者系商務部流通產業促進中心研究員)

20世紀80年代在價格改革過程中引發了嚴重通貨膨脹,1988年CPI為18%,城市出現了商品搶購風潮。政府決定從1989年開始開展實行貨幣財政雙緊縮。在貨幣政策方面,提高利率,收縮信貸規模,控制貨幣發行。在財政政策方面,開徵特別消費稅,征收預算外調節資金等。控制社會集團購買力、物價管理強化等多方面的措施出台。政府大力壓縮固定資產投資規模,增加有效供給,這兩年投資貢獻率分別下降為負19%和負54.2%,消費貢獻率分別達到94.4%和81.0%。市場低迷、存貨過高,很多企業處於半停產狀態。通貨膨脹化解了,但是也付出了代價,1990年GDP增長率回落到3.9%,社零額增速只有2.5%。

第二次高峰出現在1989到1990年,平均消費貢獻率為87.7%,政府開展了三年的治理整頓,貨幣財政雙緊縮後經濟“硬著陸”,投資對經濟增長貢獻下降為負。

第一次出現在1983到1985年,平均消費貢獻率為72.0%,當時的經濟體制改革釋放了投資和消費需求。

從前面三次消費貢獻率出現的高峰可以看出,一是消費對經濟貢獻大的時候,消費規模增速不一定是快的,比如第二次和第三次消費貢獻率的高峰,1990年和1999年社零額的增速也只有2.5%和6.8%。二是消費貢獻率的高峰也常出現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候,第二次和第三次消費貢獻率高峰時期,GDP的平均增速僅為4.1%和8.1%,分別為當期前後5年內的最低增速。三是消費貢獻率的高峰具有一定的周期性,1989到1990年與1999到2000年之間隔了10年左右的時間。2009到2010年本也會出現一次高峰,但是在當時投資強刺激下,消費貢獻率退居投資之後。2008年美國次貸金融危機影響全球經濟,為防止經濟過快下滑,“保八”成為第一要務,中國政府於2008年推出擴大內需的十項措施,到2010年底約投資4萬億元。2009年和2010年投資貢獻率分別達到86%和65.2%的高值,相比較之下,消費貢獻率為56.8%和46.3%。強刺激拉動中國經濟率先快速走出危機陰霾,同時也帶來了產能過剩、杠桿過高等後遺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