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高中建设-深圳教育的发展速度远远落后于深圳人口增长速度

  • 时间:

【赵本山全家福曝光】

整體而言,深圳市的教育資源分佈不夠均衡,原關內片區(福田、羅湖、南山、鹽田片區)的學校和名校集中度明顯優於原關外片區(寶安、龍崗片區)。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深圳一直存在上學難的問題。想要在深圳插班上學,會涉及到戶口、房產、社保、租房信息等問題,非深戶子女很難在深圳上學,即便是華為的海外員工也求助無門。

然而資源的稀缺性、有限性、昂貴性,註定讓大批心心念念的父母只能鎩羽而歸。

而在各個階段的上學難中,這個城市的高中學位尤其緊缺。

與此同時,《方案》還在深圳關外圈定了4座“高中園”,一時之間激起學生父母及地產投資人士的無限想象。

相比特區成立之初,深圳人口增長了65倍,GDP增長了1.2萬倍,但深圳的普通中學才增加15倍。深圳教育的發展速度遠遠落後於深圳人口增長速度,也遠遠落後於深圳GDP的增長速度。

以深圳現在的實力,是時候集中精力補齊教育短板,緩解民眾焦慮了。

讓任正非都搖頭嘆息的深圳教育

以2019年為例,深圳中考人數近8萬人,比去年增長約8000人,中考平均分比去年提高3分以上,高分段人數明顯增加,但公辦普通高中錄取率,從47.68%下降到43.85%。這意味著,一半以上的深圳孩子只能選擇民辦高中、職業學校或者國際學校。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證券時報網。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這是一個教育資源先天不足、外來人口不斷增長、土地資源有限的城市。儘管近年深圳在教育建設的投入可謂慷慨,短時間仍難以填補的與其他一線城市之間巨大差距。

實際上,絕大部分的深圳家長均不是在深圳完成的小學、中學及大學教育。當這些移民在深圳成家立業,深圳人口超過2000萬時,他們的下一代上學時,才發現深圳的中考比高考還難。

從房價來看,深實驗所在的百花片區,單價10萬+;深高級所在的香蜜湖片區,同樣單價10萬+,單套房子最低價千萬起。只有學區房的房價,在樓市低迷時期仍然保持不斷突破向上的戰鬥力。

——這也是深圳教育資源緊張的一個側影。

你是否需要關註一下,哪些新建學校較有潛力?

9月28日,深圳教育先行示範研討會舉行,副市長王立新出席會議,聘請25名專家作為深圳教育先行示範咨詢專家,並就新時代深圳教育如何更好地改革創新發展進行研討交流。專家們認為,深圳教育要實現先行示範,應對標世界一流城市,探索具有時代意義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進教育體系,而不是僅僅停留在教育規模的擴大和局部的教育教學改革上。

實際上,為了迅速提升所在區域的教育配套,深圳龍崗區、坪山區、大鵬新區等近幾年一直將引入名校當作重點工程,以此提升房價與區域價值。

補短板,政府開始動作頻頻早在2019年9月10日教師節當天,深圳市委市政府發佈《關於推進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提出18個方面40項舉措,涉及學前教育、義務教育、高中教育、高等教育、職業教育、民辦教育、課程改革、教師隊伍建設等方方面面,致力打造與城市地位相匹配、中國一流、世界先進的現代教育體系。

深圳具有極強的經濟活力,人口流入仍在持續。

2019年1月份,華為總裁任正非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華為4萬海外員工多數不回國,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深圳在學籍管理方面非常嚴格。他說:“這些員工在非洲,孩子可以上最好的學校,但是回到深圳就進不去學校,沒有學位。”

千呼萬喚始出來。2020年1月2日上午,深圳市市長陳如桂主持召開的全市高中學校建設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傳出好消息:《深圳市高中學校建設方案(2020-2025年)》已經市委市政府審議通過並將正式發佈。

來源:券商中國(ID:quanshangcn)

《方案》提出,未來3年深圳市將建設共計30所高水平設計高標準建設的高中學校,努力從根本上緩解深圳市高中學位緊張問題。

針對高中教育這一重要組成部分,《方案》提出,分階段建設公辦普通高中學校,2020—2022年,新改擴建公辦普通高中30所,新增公辦普高學位6萬個以上,公辦普高錄取率達到53%,高中在校生達到27.5萬人,其中,普通高中在校生達到18萬人;2023—2025年,新增公辦普高學位3.7萬個以上,公辦普高錄取率比達到56%以上,高中在校生達到33.6萬人,其中,普通高中在校生達到22萬人。《方案》要求深圳教育部門及各區政府,要嚴格執行廣東省異地高考政策,適時調整高中階段入學相關規定。同時,加強學前教育、義務教育、高中教育招生錄取的全過程監管。

另據深圳市教育局透露,該局正在致力編製《深圳教育先行示範行動方案(2020-2025年)》,明確深圳教育改革與發展路徑,系統謀劃今後一個時期深圳教育先行示範的思路、目標與舉措,明確深圳教育改革與發展路徑。

這與同為一線城市的北上廣差距巨大:2018年北京普通高中錄取率85.7%,上海普通高中錄取率65%,廣州普高錄取率69%。

以龍崗區為例,2019年來該區不但引進了深圳中學、深圳實驗學校、深圳外國語學校合作辦學,還先後引進華中師範大學、上海外國語大學、南京師範大學等高校建立附屬學校。

其中,福田區重點中小學學位主要分佈在百花片區、園嶺片區、香蜜湖片區;羅湖區重點中小學學位主要分佈在田貝片區、翠竹/東門片區、布心片區;寶安區重點中小學學位主要分佈在新安片區,南山區重點中小學學位主要分佈在科技園片區、後海片區和蛇口片區。

全民焦慮的深圳教育,正在逐步改善嗎?

按照規劃,每個“高中園”預計將建設3個公辦高中,選址分別在坪山區、龍崗區、光明區、深汕特別合作區。其中前3座計劃在2022年之前建成,深汕特別合作區的“高中園”計劃在2022年之後建設。

根據深圳市政府剛剛公佈的數據,2019年深圳轄區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突破9400億元,達到9424.2億元,增長3.5%,其中地方級收入突破3700億元,達到3773.2億元,增長6.5%,充分顯示了深圳經濟運行穩中有進、穩中提質,以及經濟發展的較強韌性和高質量發展態勢。

此番,深圳市教育局圈定的4座“高中園”更是激起諸多考生父母和地產投資人士對這片區域的想象!

業內人士認為,從根本上講,家長的焦慮來自對孩子美好未來的期待與不斷調低的升學率之間的矛盾,來自深圳人口結構的變化與滯後的教育規劃之間的矛盾,來自城市間GDP競賽的壓力與基礎教育緩慢產出之間的矛盾。

以2018年為例,深圳人口增長49.83萬人,是我國所有城市人口增長最多的城市。深圳市的人口增長主要是人口的機械增長,也就是從其他地區人口遷移到深圳,這使得緊俏的教育資源更加稀缺。

目前深圳規划了4座“高中園”,下圖為深圳市新改擴建公辦普通高中佈局選址示意圖:

圈定4所“高中園”位置值得一提,《方案》還對未來高中學校建設做出了整體佈局和安排。通過現有高中挖潛、新建高中和高中園建設等方式超常規增加公辦普通高中學位。

基礎太差,與一線城市差距巨大

日前,《深圳教育先行示範行動方案(2020-2025年)》(簡稱“《方案》”)通過市政府審議並將正式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