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办公软件-金山办公在2017年递交的招股书显示

  • 时间:

【李咏女儿将上大学】

2006年,金山辦公2017年遞交的招股書顯示,第一大供應商為金山軟件有限公司,採購金額為2642.18萬元;而在最新遞交的招股書中,並沒有出現金山軟件有限公司,而是由北京金山雲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取而代之,採購金額為917.70萬元。

綜上所述,若金山辦公敗訴,則需賠償福昕軟件高達1億元及支付相關費用,終止《軟件開發協議》,也就是說金山辦公多款產品包含幾個主要版本將終止使用。此外,金山辦公若敗訴,還需將涉訴軟件111個版本的用戶具體數量、具體信息提供給福昕軟件,這無疑也加大了金山辦公技術泄露等風險。

金山辦公2017年遞交的招股書顯示,同年,金山辦公2016年第五大供應商為風尚雲起文化傳媒(北京)有限公司及上饒市航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而最新遞交的招股書的第五大供應商則變為杭州阿裡媽媽軟件服務有限公司及支付寶(中國)網絡技術有限公司。

據金山辦公此次遞交的招股書,金山辦公還曾存在兩起爭議金額在100萬元以上的重大訴訟案件,分別為侵權訴訟與違約訴訟。

另外,招股書中還提到,我國用戶對於付費模式普遍接受度不高,互聯網廣告推廣盈利模式或存風險。廣告量投放過多,可能會降低用戶體驗從而導致用戶流失;且如果其產品不能滿足客戶的最新需求,則可能導致免費用戶群體數量的下降,互聯網廣告推廣服務的收入會隨之降低,也將影響未來的盈利能力。

而關於違約訴訟,2016年7月,福昕軟件以金山辦公違背2011年雙方簽訂的《軟件合作開發技術協議》為由,對金山辦公提起違約訴訟。福昕軟件要求終止《軟件合作開發技術協議》,金山辦公停止使用和宣傳訴訟所涉軟件,出具違約訴訟所涉產品的安裝用戶數量和具體資料,以及1億元的軟件技術使用費。截至目前,法院暫未對本案進行一審判決。

產品結構單一 此前曾多次陷入安全“漏洞”

2017年遞交的招股書顯示,金山辦公2016年預付賬款前五名分別為Thinkfree N.V.、北京神州雲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AppsFlyer, Ltd.、海德贇企業管理服務部及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 Ltd.;而最新遞交的招股書前五名則為Thinkfree N.V.、中國人民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神州雲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小米通訊技術有限公司、AppsFlyer, Ltd.。

由此可見,金山辦公的營收雖呈現上漲趨勢,但今年上半年增速明顯放緩,同時凈利潤呈現下滑趨勢。截止到2019年1-3月,凈利潤較2018年同期下降了2.6億元。

其中只有Thinkfree N.V.、北京神州雲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與AppsFlyer, Ltd.能對的上號,海德贇企業管理服務部及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 Ltd.消失,中國人民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及小米通訊技術有限公司則憑空出現。

2016年至2018年期間,福昕軟件曾以金山辦公發佈的5種版本的WPS辦公軟件使用了福昕軟件的PDF技術涉嫌侵權為由,陸續起訴金山辦公5次。在此過程中,福昕軟件要求金山辦公停止使用訴訟所涉軟件,賠償經濟損失400萬元及相關費用。2018年4月,法院駁回福昕軟件訴訟請求,隨後福昕軟件繼續上訴。2019年7月,法院駁回福昕軟件上訴請求、維持原判,金山辦公勝訴。

不過,金山辦公最終能否成功上市還尚不明確,褪下招股書光鮮亮麗的外衣,其凈利潤同比下滑研發投入存不確定性、產品單一、訴訟不斷、招股書數據存貓膩四大風險也逐漸凸顯。

縱觀2017年及最新遞交的兩份招股書,金山辦公均未對營收、採購、付款情況等數據變動進行有效說明。

對此,金山辦公在招股書中提到,預估法院會在2019年10月內對此違約訴訟進行一審判決;並表示,此違約訴訟與上文所述中的侵權訴訟基於同一事實,公司被認定違約的概率較低,但不排除敗訴風險,一旦敗訴可能對公司經營和業績產生不利影響。

不僅營收數據存在微小的差距,金山辦公採購方面的數據也難免讓人產生困惑。

金山辦公2017年遞交的招股書顯示,2016年,金山辦公對杭州阿裡媽媽軟件服務有限公司、浙江天貓技術有限公司及淘寶(中國)軟件有限公司三家共計銷售8625.21萬元,占總營收比為15.90%;而最新遞交的招股書顯示,上述收入為8623.11萬元,占總營收比為15.82%。兩份招股書數據相差2.1萬元。

金山辦公招股書風險提示顯示,其面臨著產品單一及技術升級的風險,一旦出現革新性技術導致行業格局發生巨大變動或有新的替代產品出現,或研發失敗、速度跟不上,不能將自身研發能力馬上變現等情況,將會對公司產生不利影響。

數據貓膩 金山辦公現招股書疑雲

訴訟不斷 金山辦公上市路上的“攔路虎”

在產品單一的前提下,金山辦公的廣告收入正在逐年下滑,招股書披露,2016年- 2018年及2019年前3月,廣告業務收入金額分別為1.1億元、1.2億元、1.8億元及0.4億元,分別占主營收入的20.32%、16.24%、16.64%及12.66%。

此外,不得不提的是,儘管WPS Office被金山辦公視若深耕30年的核心產品,但仍然因產品缺陷及廣告打擾用戶體驗被屢屢詬病。

無獨有偶,在供應商數目及對象不明確的同時,金山辦公的付賬款的具體情況也出現了問題。

而在2017年遞交的招股書中,金山辦公未披露與キングソフト株式會社、百度時代網絡技術(北京)有限公司及Baidu(Hong Kong)Limited的交易情況。據2017年遞交的招股書,2016年,金山辦公僅僅披露了對於北京金山安全軟件有限公司和百度在線網絡技術(北京)有限公司的銷售額,分別為2229.01萬元、2777.64萬元。

據悉,WPS Office 系列產品及服務主要是WPS與金山毒霸兩款核心產品。WPS主要給用戶提供便捷的辦公支持,包括WPS桌面版及WPS移動版,由WPS文字、WPS表格、WPS演示、PDF閱讀組成。而金山毒霸是中國的反病毒軟件,為個人用戶和企事業單位提供完善的反病毒解決方案。

近日,上交所披露了科創板上市委2019年第27次審議會議結果公告:科創板上市委同意北京金山辦公軟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山辦公”)首發上市。金山辦公本次發行的保薦機構是中國國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擬融資金額20.50億元。

公開資料顯示,金山辦公主要從事WPS Office辦公軟件產品及服務的設計研發及銷售推廣,已有30餘年研發經驗及技術積累,其主要產品包括WPS Office辦公軟件和金山詞霸等。

公開數據顯示,2017年5月8日,金山辦公遞交創業板招股書;此後於2019年5月28日遞交科創板招股書。但相隔兩年不到,兩份招股書的數據卻出現了“出入”。

資料顯示,雷軍間接持有金山辦公11.99%的股權,為金山辦公的實際控制人。也就是說,如果金山辦公成功上市,它就將繼小米港股上市之後,成為雷軍的第三個上市公司。

據國家信息安全漏洞庫及國家信息安全漏洞共享平臺,2016-2018年,金山辦公的WPS Office曾多次被公佈存在安全漏洞。2018年11月1日,金山辦公WPS Office被公佈存在“金山WPS Office EQNEDIT.EXE緩衝區錯誤漏洞”,CNNVD編號CNNVD-201804-1517,危害等級為“高危”。而其他被公佈的安全漏洞,類型包括了“緩衝區溢出”、“通用型漏洞”、“權限許可和訪問控制”、“輸入驗證”等,危害等級均為“中危”。

招股書披露, 截止2016年-2018年以及2019年前3個月,金山辦公分別實現營業收入5.43億元、7.53億元、11.3億元、2.8億元。同期,金山辦公的凈利潤分別為1.3億元、2.14億元、3.11億元、0.48億元。

綜合來看,無論是研發投入不確定、產品結構單一,還是身伴訴訟風險、數據存在偏差,金山辦公的上市之路無疑迎來了最後的“大考”,而我們能從招股書看到的問題或許只是冰山一角。

此外,據2017年遞交的招股書顯示,2016年金山辦公第五大應收賬款客戶為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而最新遞交的招股書中則為北京金山安全軟件有限公司、北京金山雲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及日本金山(キングソフト株式會社)。

最新遞交的招股書顯示,2016年,金山辦公對北京金山安全軟件有限公司、キングソフト株式會社及金山雲網絡的合計銷售額為3495.2萬元;對百度在線網絡技術(北京)有限公司、百度時代網絡技術(北京)有限公司及Baidu(Hong Kong)Limited的合計銷售額為2785.78萬元。

不僅金山辦公存在著多項風險,金山辦公還出現了多處“數據矛盾”的情況。

上半年凈利潤同比下滑 研發投入存不確定性

據金山辦公遞交的兩份招股書,2016年,金山辦公對關聯方北京金山雲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的採購金額分別為911.82萬元、917.7萬元,相差5.88萬元。

據金證研報道,金山辦公在2017年遞交的招股書顯示,2016年,金山辦公辦公軟件產品使用授權、互聯網廣告推廣服務及辦公服務三個項目分別收入23682.77萬元、24552.45萬元、6228.98萬元,合計54464.20萬元;而最新遞交的招股書的數據則分別為23503.29萬元、24283.41萬元、6214.48萬元,合計54199.18萬元。兩份招股書數據分別有179.48萬元、269.04萬元、14.5萬元的出入,合計出入265.02萬元。

對於凈利潤同比下滑,金山辦公在招股書中作出的解釋是,主要是因為公司2019年上半年研發費用較2018年同期增加1.16億元。研發費用增長主要因公司1-6月研發人員薪酬較去年同期增加9686.23萬元所致。公司研發人員數量較去年同期增長48.24%,主要原因是為未來業務發展與募投項目的開展儲備人才。截至招股書簽署日,上述導致發行人業績下滑的因素仍然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