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石蟹全球-这也是中国成为制造业和出口大国的重要原因

  • 时间:

【华东政法大学】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資源相對匱乏國家都可以成為製造業強國或出口大國,這需要有多重要素共同作用來促成。比如,二戰之後成功轉型的國家就只有兩個,日本和韓國,它們都屬於東亞國家,受儒家文化影響較大,受宗教影響較小。相比之下,中東及南亞國家受宗教影響較大,經濟發達程度也相對低些(如印度的人口規模與中國相差無幾,但商品出口僅排全球第20名),除非靠石油發家(如伊朗、沙特等)。

當我們準備去評判一歷史事件或歷史人物時,應該先瞭解歷史背景,最好能融入到歷史中,去感受和體驗,如僅用今天的價值觀去評價,就難免失之偏頗。當今全球經濟,在經歷了漫長和平階段後,結構性問題日趨嚴峻,市場化資源配置的機制遇到阻力,如資本的自由流動、商品和服務的自由流動、人口的遷徙都越來越受到人為因素的乾擾,從而使得未來經濟增速會進一步放緩。但21世紀全球經濟的重心肯定會落在人口最多的亞洲,這是一種均值回歸,因為19世紀以前,全球的經濟重心就在亞洲。

圖:中華民族與其他民族相比,最顯著特徵之一就是勤勞,這也是中國成為製造業和出口大國的重要原因

佛羅里達盛產一種拉丁文名叫Menippe Mercenaria的蟹,當地人叫石蟹。據說佛羅里達海邊的當地人原本不吃石蟹,上世紀20年代,來了一位魚類學家,他讓一家餐廳嘗試著煮熟石蟹賣,大家吃了後覺得石蟹味道鮮美,從此一發而不可收,銷量大增。隨著知名度的提升,後來每年10月份蟹肥之際,佛羅里達很多地方都會不約而同地大肆慶祝,舉辦熱鬧非凡的石蟹(海鮮)節。

反觀中國,由於資源保護的立法滯後,眼下很多海河生物物種都早已面臨枯竭的窘境。例如,黃河鯉魚在進入80年代以後就開始枯竭了,長江中的鰣魚、刀魚、河豚魚等也基本如此。據《中國海洋發展報告》,渤海和黃海有記錄生物物種原本有300種,東海有760種。然而1997年至2000年專項調查結果顯示,渤海和黃海的生物僅剩180種,東海也只剩620種,海洋生物物種的種類分別減少40%和30%。

因此,我們都需要從歷史的維度去思考當今出現的問題。例如,當今很多人都在指責計劃生育政策的失誤,或者認為其反人性,但在70年代的時候,西方學者的主流觀點正是「地球將無法承載日益增長的人口」,「將出現糧食危機」,羅馬俱樂部的經典之作便是《增長的極限》。在當初,誰能預料到隨科技進步,糧食產量還有大幅提升的空間呢?

或許正是因為採取如此嚴格的資源保護舉措,才使得佛羅里達石蟹資源不會枯竭。

80年代以後,隨著經濟快速發展、對外開放步伐加快,冰箱也進入了尋常百姓家。過去是靠海吃海、靠山吃山,當交通運輸和冷凍技術發展之後,冷鏈物流變得越來越發達,使得靠山的可以吃海,靠海的可以吃山了,於是黃魚從當地幾百萬人的需求變成全國億萬居民的需求,長期濫捕之下供給卻越來越少,於是價格飛漲,進一步刺激了斷子絕孫式捕撈的動力。

當然,美國高科技發達,可以出口飛機和芯片,中國則出口中低端的機電產品,這就是基於各自資源稟賦的自由貿易,而且美元作為國際貨幣,也決定了美國貿易逆差的合理性。

說白一點,當前中美貿易的不平衡,主要是因為全球資源配置不平衡,中國太多的人口擁有太少的自然資源,美國太少的人口卻佔有太多的自然資源,於是,全球耕地最多的美國,向中國出口農產品,全球勞動力最多的中國,向美國出口服裝、鞋子。如果美國可以放任移民的話,那麼,中國可以大量向美國輸出中低端勞動力,就像中國中西部地區農民流向東部沿海一樣。

因此,中國成為全球出口第一大國,其實可以看成是移民替代,是對於全球資源配置不平衡的一種對沖。同樣的案例是日本和韓國,這兩個國家也屬於資源匱乏的國家,以人均耕地面積擁有量為例,美國的人均耕地面積是中國的6.2倍,中國不足全球平均水平的一半,而日本和韓國,不足全球平均水平的六分之一。

中華民族與其他民族相比的最顯著特徵之一,就是勤勞,這也是中國成為製造業和出口大國的重要原因,我們經常聽到「中國勞工」這個詞,說明中國從17世紀開始,不僅是全球商品貿易的最大順差國,也是勞動力的淨輸出國。如今,中國人的平均工作小時仍是全球領先的,如國家統計局公佈的今年7月份全國企業就業人員周平均工作時間為46.5小時,遠超發達經濟體。

由於佛羅里達石蟹的鉗子具有再生功能,後來法律就禁止捕撈整隻石蟹,且只允許捕獲成年雄蟹,可將蟹鉗掰下,然後將蟹放生。而且具體到蟹鉗必須長達7釐米(2.75吋)以上才能掰下來作為漁獲物,否則一律放生。至於掰一個蟹鉗還是兩個,法律上是允許掰兩個,但據統計,掰掉兩個鉗後,石蟹的成活率只有53%,故捕撈者一般都選擇只掰掉一個蟹鉗。

外貿實為移民替代眾所周知,歐洲列強向全球大規模擴張,可以從哥倫布發現新大陸開始算起,首先是葡萄牙、西班牙走上了殖民擴張的道路,接著英國、法國、荷蘭也走上了殖民掠奪的道路。在美洲,歐洲殖民者強佔印第安人的土地,建立種植園的同時,肆意地屠殺和奴役印第安人。到在20世紀70年代,美國的印第安人集聚區總人口還剩下不到80萬人。

20世紀早期,各國的海洋生物都可以任意捕撈,後來,隨著漁業可持續發展理念的深入,歐美政府對於捕撈漁業品種都有具體規定,總的原則,就是不准捕撈非成年的生物。如對螃蟹、貝殼等的捕撈尺寸都有明確規定。

倒推歷史,你會發現一個很荒誕的邏輯,土地強佔成為合法,移民卻成為非法。200年前,美國即出台了針對特定民族的排華法案。面對現實,你又會發現一個同樣荒誕的邏輯:通過武力瓜分導致的資源不平衡是合理的,而自由貿易導致的貿易不平衡卻是不合理的。

從佛州石蟹說開去如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接受西方環保理念,例如,中國早就頒布野生動物保護法,這些年來,更是嚴格按國際標準來保護環境,有的甚至是國際最高標準。過去四十年來,給我的直觀感受是,人與鳥的距離近了。但由於中國與西方國家發展階段的不同,大家的環保意識與之相比還有明顯差距。講一個佛羅里達石蟹的故事,或許更能說明問題:

正因為勤奮,在海外的華裔收入水平一般也在該地區的平均水平以上,如2017年在美國的華裔家庭收入中位數約7萬美元,高於美國白人家庭收入中位數的5.96萬美元。在英國,2018年稅前每小時總收入中位數統計數據顯示,華人員工的時薪最高,平均每小時的稅前收入為15.75英鎊,比白人員工高出約30%。當然,上述統計中均未考慮學歷因素。

歷史維度看待問題在全球四大文明古國中,唯有中華民族能夠在原土地上延續至今,為何如此,也是值得我們深思的。說到文明,我們不得不承認,海洋文明勝過內陸文明,這也是我們堅持走開放之路的根本原因。但要求不同經濟發展階段的國家制定同一標準法律,也是強人所難,更不能按自己的標準希望別人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