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银行流动性-那么因此我们通过主动释放流动性来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

  • 时间:

【陈飞宇点赞事件】

是要在流通當中作為支付結算的手段,價值的尺度。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我覺得要更加關註M1的變化,目前的水平也就是3%左右,我覺得還是偏低,那麼因此我們通過主動釋放流動性來支持實體經濟的發展。

這張圖裡面,大家明顯的看到,我們短期資金利率,就是SHIBOR利率同業拆放的隔夜利率水平和七天回購利率水平,過去的一年多總體上是震蕩下行,這也符合整體經濟下行的趨勢。

4、從政策的目標來看,主要是穩定經濟增長,增加就業的機會,同時股市一路上揚,對銀行機構也是一個重大利好,也支持了債券市場的走牛。

那麼大家看一看這一張圖,它反映的是名義GDP和廣義貨幣供應量之間的關係。那麼實際上呢,到了7月份了,我們的廣義貨幣供應量能創下了歷史新低,增長只有8.1%。

與此同時呢,我們採取因城施策,同時總體上對需求的管理以及對土地市場的供給的管理,總體上是穩健的。再加上我們金融機構採取一種穩健審慎的經營的策略和風險管控的策略,因此我相信資金不會在房地產市場興風作浪。

5、有人可能會擔心資金會不會按下葫蘆浮起瓢,流向房地產市場?我覺得這個影響是很小的,我相信資金不會在房地產市場興風作浪。

同時呢,我們也應該看到就是未來隨著經濟下行的壓力的增加,外部環境的不確定性的上升,我覺得總體上採取一種溫和的一種靈活性的政策恐怕還是必要的。

為什麼要選擇降準,而不是採取過去通行的這種通過中期借貸便利MLF,通過常備借貸便利SLF等等公開市場操作釋放流動性?這裡面有一個很大的一個問題,就在於我們的存款準備金率,現在大銀行還有13%左右,中小金融機構的還有11%左右,還有進一步下調的空間。從歷史上看,最高點接近22%的水平。

但是與此同時呢,大家看到這個藍顏色這條線是溫州民間借貸綜合利率水平,實際上整體上並沒有下降,甚至出現了震蕩走高的趨勢。說明我們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並沒有根本上改變。

就說明我們整個的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還是有一定的問題那麼更多的是要通過改革的辦法來打通傳導機制。我覺得由於釋放了流動性,那麼未來實體經濟會穩中向好,那麼因此增強了市場的信心。未來人民幣匯率相對於一籃子貨幣保持相對穩定,我覺得是值得期待的。

另外的話呢,有人可能會擔心資金會不會按下葫蘆浮起瓢,流到了我們房地產市場?我覺得這個影響是很小的,為什麼呢?因為過去幾年,房地產市場的宏觀調控總體上是堅持房住不炒的戰略定位。

感謝大家觀看今天的《財經觀察家》,請持續關註我們的節目。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一股清泉文化傳媒。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有人擔心這是不是(貨幣)政策轉向的一個標誌,或者說轉向寬鬆的一個拐點?我認為呢,這仍然是屬於穩健的貨幣政策的範疇。為什麼呢?廣義貨幣供應量現在還有一定的上升的空間,它距離名義GDP的增長速度還有一定的距離,那麼實際上它是要保證合理的流動性,那麼支持實體經濟的發展。

當然,我們更重要的是要看到流動性的變化。從這張圖上大家很清楚的看到,過去幾年,我們整個的M2的增長速度是從2017年年中以來逐漸下滑的,現在保持相對穩定。但是更重要的一個指標就是狹義貨幣M1的增長速度像過山車似的,2016年的時候,曾經創下了一個歷史高點25%左右。

所以大家看到最近幾天呢,我們上證綜指實際上已經提前消化了這種政策的影響,那麼股市是一路上揚的。與此同時,主要是對銀行機構是一個重大利好,因為它降低了銀行的資金成本,同時就擴大了它的盈利的空間。

央行為什麼要在這個時點上降低金融機構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首先要看到,從全球範圍內由美聯儲帶頭降低利息,其它的主要的經濟體包括發展中國家及時跟進。

未來的話,央行應該更多地採取呢,就是通過降準來對衝到期的MLF等這樣一個政策手段來調整我們的資產負債結構。

這個8.1%實際上是從2017年7月份以來,進行結構性降杠桿以來,我們一直是在8%多一點這樣一個水平上徘徊。這已經偏離了,我們政府工作報告所提出的要保證流動性合理充裕,就是M2的增長速度,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長速度和名義GDP的增速大體上相匹配。

那麼後來通過結構性降杠桿以來,特別是我們規範了資管新規,規範了影子銀行體系的運行,所以到了去年年底的時候,M1的增長速度創下了歷史新低,只有1%左右的增長。我覺得這偏低了,說明現在從微觀主體企業而言,它的流動性呢,是偏緊的。

這一次呢,是採取總量的普遍降低準備金率和定向降準相結合,那麼實際上是體現了保證整體的流動性的合理充裕的同時,要對小微企業,這次是針對區域性的這個城市商業銀行這些小型金融機構,給它額外增加了零點五個百分點的政策優惠,所以總共的釋放了將近九千億左右的基礎貨幣。

新聞背景降準是否意味著穩健貨幣政策取向發生改變?未來還會降準嗎?對此,央行表示,此次降準與9月中旬稅期形成對沖,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仍將保持基本穩定,而且定向降準分兩次實施,也有利於穩妥有序釋放資金。因此,此次降準並非大水漫灌,穩健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

過去幾年大家看到,我們通過公開市場操作,形成了將近十萬億左右的資產規模,那麼這個十萬億就是貨幣當局的存款性公司的債權,同時通過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和超額存款準備金鎖定的這個資金池。

展望未來,貨幣政策保持穩健中性的基調不會改變,但是要更多地體現這種靈活性、針對性、前瞻性,預調、微調。那麼與此同時,大家也不要指望會採取大水漫灌,所以呢,相關的市場,比如這個資產市場的這種泡沫投機行為,我覺得這都是非理性的。

歡迎大家來到《財經觀察家》,我是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徐洪才,今天要和大家聊一聊:央行降準這件事。

這個資金在央行的賬戶裡面,作為一個央行的一個負債,就是其它金融機構的資產有接近二十一萬億的水平,那麼實際上呢,這是一個不合理的,為什麼呢?

那麼M2裡面由於包含了比較多的居民的儲蓄存款,那麼居民的儲蓄存款包括企業的定期存款,這個實際上屬於資產的屬性,那麼資產的功能是保值增值,而貨幣呢?

因為一方面商業銀行,它被動的把錢鎖定在中央銀行拿取的比較低的利息,大概是1.62%。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採取通過公開市場操作的方式從中央銀行借錢,而這個借錢的利息是比較高的。

大家從這張圖可以看得出來,這就是中期借貸便利,一年期的和七天回購的利率水平。大家看到短期的資金利率是2.7%左右,中期借貸便利的利息水平是3.3%,這已經明顯高於準備金存款從央行得到的利息,中間差了一個百分點以上,那麼因此實際上是商業銀行多支付了成本。

因為從全球來看,現在主要經濟體的這個利率水平都是往下走的,未來在一段時間內可以預期,低利率的這樣一個資金環境必然會催生這種債券市場的牛市。那麼,與此相適應的,像黃金呢,還有這個大宗商品的價格也因此是受益的。

2、現在從微觀主體企業而言,它的流動性是偏緊的。M1目前的水平是3%左右,還是偏低,那麼因此我們通過主動釋放流動性來支持實體經濟的發展。

3、央行通過主動釋放貨幣,降低法定存款準備金率,那麼釋放的這種資金不僅利息水平低,而且期限結構長,這樣有利於商業銀行機構放心的把這些資金投放到實體經濟當中去。

【核心觀點】1、中國經濟當下麵臨一定的下行壓力,央行降低當前的金融機構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主要是釋放流動性,支持實體經濟的發展。

與此同時,由於整體的資金利率是往下走的,大家看到我們無論是短期的一年期的國債收益率,還是長期的十年期的國債收益率,從過去一段時間來看,總體上都是下行的,那麼這種下行實際上呢,這支持了債券市場的走牛。

下半年的宏觀經濟的穩定呢,我們還是要圍繞六個穩字做文章,特別是要保證一個相對穩健的穩定的貨幣金融環境,那麼進而能為經濟的增長,同時為結構性改革呢,創造一個有利的條件。

為促進加大對小微、民營企業的支持力度,再額外對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於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兩次實施到位,每次下調0.5個百分點。

在降準預期的影響下,中國股市近期表現不錯,上周(9月2日—9月6日)滬指實現“五連漲”,一度收復3000點大關,累計大漲3.93%。滬深四大股指更是在9月9日直接大幅高開,截至收盤,上證綜指收漲0.84%,報3024.74點;深證成指收漲1.82%,報10001.93點,重返萬點之上。

所以我一直主張,就是要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必須從源頭上降低資金的利息成本。也就是央行通過主動釋放貨幣,降低法定存款準備金率,那麼釋放了這種資金,不僅利息水平低,而且期限結構是很長的,這樣的話,就有利於商業銀行機構能夠放心的把這些資金投放到實體經濟當中,支持實體經濟的發展。

就是說通過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提供充足的流動性來支持企業的投資和居民的消費,因此貨幣政策呢,它將會在總體上堅持穩健中性的基調之上,要更多地採取一種靈活性,就是總量政策和結構性政策要相結合。

那麼同時呢,大家看到政策工具的選擇可能也更加多樣化。比如中期借貸便利,前期在2018年4月中旬的時候,當時就已經採取了這樣一種操作,因為MLF等等這些有期限的中期、短期的政策工具到期以後,過去是採取滾動操作。

而我們中國的經濟呢,在當下呢,也面臨一定的下行的壓力,特別是外部的不確定性增加,為了體現宏觀調控的這種逆周期調節的功能,央行採取一種前瞻性的預調、微調的這樣一種手段,降低當前的金融機構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主要是釋放流動性,支持實體經濟的發展。

新聞背景在9月4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及時運用普遍降準和定向降準等政策工具”後,6日晚間,降準應聲落地,而且是“普降”“定向”一起來。中國人民銀行表示,於9月16日全面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

央行表示,此次降準釋放長期資金約9000億元,其中全面降準釋放資金約8000億元,定向降準釋放資金約1000億元。

從政策的目標來看,主要是穩定經濟增長,增加就業的機會,但是對金融體系也不可避免產生重大的影響。那麼首先它由於提供了流動性,因此支持了資本市場的交易。

而這個九千億的基礎貨幣通過乘數效應,大概放大6.3倍左右,那麼因此渴望對市場能夠釋放將近五萬多億的流動性資金。通過這個資金來支持我們的投資活動,支持消費的活動。與此同時,大家看到的央行釋放的這種流動性,實際上也支持了政府發行專項債券,那麼支持我們的基建投資,穩定經濟的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