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乳业报告-中州证券研究部门的报告不管结论是什么

  • 时间:

【易建联空接暴扣】

折戟輝山乳業疑點頗多如果說富貴鳥的雷踩的還有些“無辜”,那麼針對輝山乳業的融資決議就是鋌而走險。

7月11日早間,有自媒體報道稱,中原證券的2個合計2.42億資管產品出現風險,當日晚間,中原證券發佈公告證實了市場上關於中原證券2.4億元資管產品踩雷的猜測。

對輝山乳業的抵押貸款,中州證券不僅冒著風險過會了,而且審批的速度還非常快。據德勤會計師事務所對中州證券的訪談調查資料顯示,初次接觸意向是在當年2月初,當月27號就已經過會,20天左右的速度比起一般的單子時間上快了很多。

值得註意的是,在中州證券通過融資方案時,富貴鳥就已經走了它的高光時刻,露出了暗藏的風險。從這個角度而言,中州證券的踩雷或許早有預兆。

2016年2月27日,中州證券投資決策委員會決定參與富貴鳥的質押融資項目,富貴鳥以4400萬股股票質押獲得了中州證券4000萬港元的融資額度。

首創證券研究所所長王劍輝公開表示,券商資管計划出現供應鏈金融踩雷的還比較少見,在這種非系統性風險防範上面,其實沒有捷徑可走,只有深入地盡職調查,全面履行管理人責任才能做好風險把控,尤其是對於產業領域專業性較強的供應鏈金融,必須要根據該類業務的特性來進行盡調,而不是簡單地依照報表和材料去分析。

中原證券稱,近期,公司在對聯盟17號集合資產管理計劃(下稱聯盟17號)和中京1號集合資產管理計劃(下稱中京1號)進行後續管理的過程中,發現存在融資人不能按期償還本息的風險。在風險排查過程中,公司取得融資人提供虛假文件的證據並據此向公安機關報案,公安機關已於2019年5月4日立案偵查,目前偵查工作正在依法推進。

與此同時,在中州證券同意發放授信額度之前不久,渾水公司連續發佈報告看空輝山乳業。渾水在首份看空報告中質疑輝山乳業存在財務造假,公司董事會主席楊凱可能透漏共1.5億元資產甚至更多,認為公司過高的杠桿率使輝山乳業處於違約的邊緣。緊隨其後,渾水公司又發佈了第二份看空報告,稱國稅總局的增值稅數據顯示輝山乳業涉嫌虛增2017年一季度銷售收入。

研報中稱,從行業來看,奶業長期受到國際奶價下跌影響,奶業公司毛利率已經出現負數,參考行業龍頭現代牧業(01117.HK)的表現,2016該公司中報虧損5.89億元。可輝山乳業仍有6億元盈利,毛利率達到22.58%,這個數字遠超行業。公司多年以來都有財務作假的嫌疑,最近也被國際做空機構狙擊,我們對此態度謹慎,不予評價。

按照這個思路,中州證券研究部門的報告不管結論是什麼,都左右不了放貸結果。

至此,中州證券向富貴鳥提供的質押貸款全部被計提減值損失。

在近期爆雷的上市公司中,包括科迪乳業(002770)(002770.SZ)、 *ST雛鷹(002477.SZ)、森源電氣(002358)(002358.SZ)的質權人中,都有中原證券的身影。

根據中州證券公告,2016年末中州證券計提減值準備800萬港幣;2017年度增加計提減值準備1807.50萬港幣。2018年8月30日,中州證券公告稱,截至2018年6月30日,該筆孖展融資業務本息合計的賬麵價值為1817.31萬港元。考慮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的財務狀況、擔保情況及公司債未能按時履約的情況,對該筆孖展融資的賬麵價值全額計提減值準備,即1817.31萬港元。

就在中州證券自己的研究部對抵押物定性為可能存在造假的情況下,在渾水連續發佈做空報告的情況下,中州證券還是鋌而走險審議通過了冠豐公司的融資方案。

除此之外,中原證券在2018年還踩了四宗上市公司股權質押的雷,包括*ST節能(000820.SZ)、ST新光(002147.SZ)、銀禧科技(300221)(300221.SZ)、長城影視(002071)(002071),涉及本金合計7.88億元。

停牌期間,富貴鳥深陷債務危機,同時出現了違規擔保、信披違規等問題,公司以及公司董事會主席林和平均被監管立案通報批評、處分。

為此,中州證券研究部門專門出具了一份針對輝山乳業的研究報告。在報告中,研究部門的結論為:我們對其基本面抱有懷疑態度。

蹊蹺的是,中州證券近年似乎流年不利,多個資本市場聞名的大雷都被它“準確”地踩上了。

創立於1991年的“富貴鳥”品牌,曾有著“中國真皮鞋王”的稱號。然而好景不長,2013年12月,富貴鳥在香港主板掛牌上市後,便放緩了增長的腳步,從2014年到2016年,公司凈利潤分別為4.5億元、3.92億元、1.63億元,2017年開始由盈轉虧,富貴鳥2017年中期報告顯示損失額約1088.7萬元,而這份中報也成為富貴鳥在聯交所的最後一份財報,此後富貴鳥再未披露過財務數據。

中州證券踩雷富貴鳥中州證券(01375.HK)是中原證券股份有限公司(601375.SH,下稱中原證券)H股的簡稱,2014年6月5日,中原證券境外發行股份在香港聯交所上市,股票簡稱中州證券。

作為一家機構,如此頻繁踩雷,其內控體繫著實令人捉急。其中部分已經浮出水面的風險是如何被決策者忽略的?本網記者將跟蹤報道。

中國網財經9月7日訊(記者 里豫 趙戎)停牌3年之後,有著“中國真皮鞋王”之稱的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01819.HK,下稱富貴鳥)最終沒能續命。8月26日晚間,富貴鳥公告宣告破產。根據此前香港聯交所向富貴鳥發出的函件,告知公司股份上市地位將於2019年8月26日上午9時起取消。

因為富貴鳥爆雷,中州證券向其融出的4400萬港元面臨違約,中州證券於2016-2018年期間分三次將這筆資金全部計提減值準備。

(數據來源:上市公司財報)除了業績開始下滑外,富貴鳥在拿到中州證券融資後半年,便於2016年9月1日開始了長達3年的停牌。當時,富貴鳥給出的停牌理由是“需要額外時間完成編製供載入中期業績的若干資料”,相關董事會會議延期舉行,2016年中期業績延遲刊發。

2017年2月,冠豐有限公司以輝山乳業(06863.HK)股票為抵押物,欲向中州證券申請5000萬港元信用額度,另加120萬港元額度作為預留扣息。冠豐有限公司同時要求中州證券不能將質押股票轉融。

同年的3月4日,中州證券風險控制委員會審議通過了富貴鳥的該項大額融資方案。

“退場”過後,一地雞毛,富貴鳥留下了42億元的債務以及46億元或將變為“廢紙”的股票,多家機構踩雷,其中包括中州證券。

據瞭解,中原證券兩隻資管產品投資於福建省閩興醫葯有限公司對福建醫科大學附屬協和醫院的應收賬款,作為融資方的閩興醫葯承擔差額補足義務,閩興醫葯實際控制人夏薛雯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頻繁踩雷所為何故?與中州證券在H股“流年不利”相呼應的,中原證券在A股市場也頻繁踩雷。

與經營狀況深陷危機相對應的,是二級市場的反應。2013年12月20日富貴鳥上市第一天,其股價曾一度衝到8.9港元/股,高光時刻是在2015年3月18日,股價最高漲至19.28港元/股。不過,當年10月22日,富貴鳥暴跌60.86%,此後正式步入夕陽之路。停牌前的價格定格在3.88港元/股。

至於中州證券甘冒風險也要接輝山乳業這一單的原因,上文提到的中州證券研究所出具那份不予評價報告的研究員表示:“我給的意見是不要做,但當時領導讓寫報告,根據經驗,要是讓寫報告的話,八九要做”,“交報告的時候我問為什麼做,說是安排的,報告交了就行,別的不用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