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信用卡资产-“疫情对招行业务最直接、最大的影响是资产质量”

  • 时间:

【黄冈恢复公共交通】

據田惠宇介紹,招行今年在凈息差管理方面,從去年下半年就已經在資產端採取措施。一是在利率下行趨勢下,去年下半年開始加大了項目融資和中長期貸款的投放;二是拉長久期,拉長重新定價的周期、期限;三是在負債端今年對結構性存款、大額存單,對客戶主動、高成本的負債來源,無論是從比例上還是總額上都嚴格控制;目前同業負債規模在1.6萬億左右,在當前的市場環境下,同業負債成本有望得到比較好的控制。

田惠宇還補充,零售業務如果沒有特色、強勁的“兩翼”、“一體”也走不遠。

招商銀行(600036,股吧)行長田惠宇表示,疫情對招行在獲客、存貸款、凈息收入、中間業務收入、資產質量等五個方面帶來了影響。其中,最直接、最大的影響是資產質量,2月份信用卡和房貸、小微逾期率同比大幅度提升。

“信用卡不良貸款多生成約80億元 占了絕大多數”

“零售占比不是越高越好”2014年招行實行“一體兩翼戰略”,“一體”是指零售銀行,“兩翼”就是公司金融和同業金融。在今日的業績發佈會上,談到下一步招商銀行採取的策略時,田惠宇表示,這次疫情之下,有時間、有機會做一些深入的思考,更加充分地認識到“一體兩翼”成為有機整體的重要,“一體兩翼”的兩翼有可能成為平衡財務表現的重要因素。

不過,疫情也給招行帶來了一些好的影響。據田惠宇介紹,一是招行線上優勢和財富管理的優勢在疫情期間得到了充分的發揮,理財和基金銷售同比大幅度增加,支撐、推動零售AUM的平穩增長;二是金融市場類業務沒有受到這次海內外市場,特別是境外市場大幅度波動的影響,反而部分受益。在債券投資方面,2019年下半年,招行加大了債券投資力度,拉長了久期,債券組合的差價和浮盈都有大幅度提升。在外匯和貴金屬方面,由於採取了嚴格控制敞口和期權組合兩個策略,在市場大幅波動中不僅沒有損失,反而還小有斬獲;三是招銀避險工具,為客戶提供的避險工具產品系列在這輪的波動中發揮了很好的作用,同比交易量大幅度提升; 四是理財的凈值基本保持穩定。

“疫情對招行業務最直接、最大的影響是資產質量”

“多生成的89.37億元不良資產中,重點還是信用卡的不良資產,信用卡不良貸款多生成約80億元,占了絕大多數。”招行副行長王良在今日的業績發佈會上表示,在信用卡的資產管理政策、信貸投放和獲客等方面,2019年招行已經採取了收縮的策略,主要是針對P2P的整治帶來的共債風險。“如果今年沒有疫情的影響,今年招行信用卡還會保持比較好的發展質量和狀況。目前,受疫情衝擊,我們判斷整體的資產質量和風險會有所上升。”

一是獲客,一季度特別是2月份零售的借記卡和信用卡的獲客數量大幅度減少,新註冊企業同比大幅度減少,小企業客戶增長大幅度減少。

“大家對我們凈息差不要抱有幻想,我們不可能逆勢而行,我們能做的是繼續保持凈息差行業領先優勢。”田惠宇說。

招行2019年年報顯示,招商銀行的不良貸款實現雙降。截至報告期末,該行不良貸款總額522.75億元,較上年末減少13.30億元;不良貸款率1.16%,較上年末下降0.20個百分點。

田惠宇介紹,疫情對招行業務主要帶來五方面的影響:

此外,值得註意的是,招商銀行2019年凈息差逐季下降。對此,田惠宇表示,這是招行主動資產負債管理、平衡當期財務表現和客戶需求的結果,即主動作為的結果,大家對這方面的擔心也不用太多。

二是存貸款,對公貸款穩定增長,受影響最大的是零售中的信用卡、小微貸款和房貸。

三是凈息收入,一方面由於我們信貸結構發生了變化,2月份情況來看,主要是因為零售業務信貸的投放速度下降,相對高收益資產占比下降;另一方面受到市場利率下行的影響。在上述兩個因素共同作用下,凈息收入受到一定的影響。

談到下一步招商銀行採取的策略時,田惠宇表示,招行堅持“一體兩翼”的定位。“但零售的占比是不是越高越好,招行五年規劃零售占比大概在60%左右,這個規劃是合適的。”

同時,田惠宇表示,零售的占比是不是越高越好。“這幾年大家都普遍看好零售,都說零售占比高的銀行抗風險的能力強、波動小。然而,這並不意味著零售的占比越高越好。目前招行零售占比超過55%,五年規劃大概在60%左右,這個規劃是合適的,特別是這次疫情讓我們重新思考這個戰略定位、戰略規劃的適當性。”

田惠宇還介紹,招商銀行海外交易量在整個銀行里份額是最高的,海外交易的手續費收入也是最高的,2月份中國人都不能出去了,海外交易量基本減半。

2019年招商銀行的不良貸款實現雙降。不過,2019年招行不良資產的生成在有所上升,多生成的89.37億元不良資產中,信用卡的不良貸款占了絕大多數。“受疫情衝擊,(信用卡業務)整體的資產質量和風險會有所上升。”

不過,2019年,招商銀行的資產質量保持穩中向好、保持雙降態勢的同時,也是好中有憂的。2019年招行不良資產的生成在有所上升,不良生成額達到442.15億元,比上年增長了89.37億元。

五是最直接、最大的影響是資產質量,信用卡和個貸的還款能力、意願都在下降,2月份信用卡和房貸、小微逾期率同比大幅度提升。“對招行來說比較特殊的因素還有信用卡40%的催收產能在武漢,這段時間都不能上班,對我們的催收產能能力造成了一定的影響。”田惠宇說,3月份開始情況有所好轉,催收的產能已基本恢復,從系統反映的交易量來看基本上達到了正常的水平,和去年同期差不多。

四是中間業務收入,信用卡和借記卡的交易結算下行,影響信用卡、借記卡的業務收入;發債、資管項目投放因為疫情期間的隔離,而導致盡調難以進行,業務收入受到一定的影響。

新京報訊(記者 侯潤芳)疫情之下,銀行業務受到多大影響?在今日舉行的招商銀行2019年業績發佈會上,招商銀行行長田惠宇表示,疫情對招行在獲客、存貸款、凈息收入、中間業務收入、資產質量等五個方面帶來了影響。其中,最直接、最大的影響是資產質量,2月份信用卡和房貸、小微逾期率同比大幅度提升。